盼忘人间景

小杂碎

不知道为什么,黄昏总带给我一种心悸感。日暮西山,暗橘色的光辉洒满整间屋子,万事万物都变得陈旧起来,像是被顽皮的小孩拨乱了时针,过去与现在重合,不知今夕何夕,心底油然生出毫无根据的恐惧与无力。我就坐在那儿,与你嬉笑,心底却充盈着悸动紧张,害怕会有一只大手把这美丽的瞬间尽数夺去,又禁不住想象着自己的灵魂飘到半空,变成上帝视角,看着我,看着你,这一具具躯壳,好诡异又好奇妙。

一看就知道,我是为了你的A TO Z

特调红丝绒!😌

        几个月前爸妈离婚了,搬了新家和妈妈一起住。其实生活似乎也没什么不同,他们还有往来还是朋友,我一直跟没事人一样,对最亲近的好友也没讲过这件事。之前感恩节时班里说寄明信片回家里,我的明信片上只写了妈妈。刚刚打电话随口一问明信片收到没,她说班里的同学是不是都写了两个人的名字,只有你写了一个人啊?听到这里,不知道为什么鼻头一酸眼眶就湿了,眼泪便止不住。我知道啊,有些东西其实已经不一样了,烂熟于心的那个地址,已经是别人的家了啊。
        搬家刚好是开学那段时间,过程我一点儿也没参与,一次没去过,新家的地址直到现在也记不清。星期一游泳课结束后,还想着暑假回家得好好练自由泳啊,突然想到不是已经搬家了嘛?想去游泳池得好远啦。还有妈妈现在一个人住了,晚上会不会害怕?她发烧才刚好,生病的时候一个人会想些什么呢?
        我知道那种感觉。前不久换季的时候突然就烧得很厉害,每次睡醒嗓子干得发疼,脑袋热到发昏。至今也没学会吞药的我当时吃了药后极其反胃,呕吐物吐了一地,最后也只能忍着泪收拾。身边没有人照顾,盖着厚厚的被子却还是浑身发抖,吃了药后退烧睡醒后却还是发热,反反复复。明天的明天还有繁重的课程和工作,一切都在逼着你走,不能停。第一次感受到原来发烧这么难捱啊,小时候不都是睡一觉就好了吗?什么都不需要担心,厨房里有妈妈熬的热粥,门缝透着橘黄色的暖光,入睡耳旁听到的是爸妈轻声交谈的声音。没有了,都没有了,只剩无人的昏暗的宿舍和空荡的冰冷的胃,以及最后轻描淡写的一句“我很好别担心”。
        那个热气腾腾的夏天,什么东西已经悄悄变化,什么东西已经裂了一条缝,什么东西已经逐渐远离,只有我知道。

是真的真的蛮想你

贼美了

只听他唱一句,就想吻吻他的唇。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––untitled,2014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 (只是想想....)

我不喜欢世事无常,我讨厌“眼看他起朱楼,眼看他宴宾客,眼看他楼塌了”的戏剧性,我害怕看见人的无能为力。身体会衰老,财富会流失,情感会消散,生命会消逝,有什么东西是可以握在手心,真真切切属于自己而永不流逝呢?这大概便是人短暂一生的可贵性,你总不能得偿所愿,你达不到完美,你常常在失去。所以将近午夜之时,我将心底的愿望托给夜空那颗闪烁的星星:愿你们一生平安健康,少忧愁烦恼,不会失望,遇见的都会是好消息。
希望星星能听见我说的话。

这个六月是怎样一个六月?从第一天起我就知道,它不会过得舒坦。猜忌、看戏、嘲讽、谩骂,我也算感同身受了一回。每个人都撕下面具,想着加把火撒点盐;也有人为你祈祷,揪着心忍着泪。总算,在六月的尾巴,我听到了福音,那棵顽强的小草依然挺立。只有一句,我不奢望你回来,但只求你平安。 ​​